徐某某诉罗甸县人民政府、黔南州人民政府土地行政处理纠纷案

2018 年 10 月 30 日

案件名称徐某某诉罗甸县人民政府、黔南州人民政府土地行政处理纠纷案

案情简介:1997年,罗甸县边阳镇政府征用了边阳大道旁的土地用于修建公路,政府在征收过程中未与老百姓签订任何协议。徐某某不同意政府的征收,也没有领取征收补偿款。原规划的公路后来没有修成,1998年政府又把之前征用的全部土地卖出来,但需要根据政府规划进行修建房屋。2000年后徐某某为了修建房屋申请政府审批,政府以该土地于1997年时已被政府征用为由不予审批。2013年7月至2014年12月,徐某某先后向边阳镇政府、罗甸县政府、黔南州政府申请确权处理及行政复议,均以徐某某提出的证据不能证明该块土地权属,且边阳镇政府已于1997年征收了该土地为由不予支持

办理结果:贵州泽丰律师事务所接受徐某某委托后,指派莫书勇律师代理此案,代理人在申请政府确权处理过程中,各个部门相互推诿,相互勾结,政府工作人员的态度十分恶劣代理人开具律师函到相关部门调取档案材料,竟然以档案遗失为由不予提供案件的办理难度相当大。但在政府确权处理及复议阶段,代理人发现边阳镇政府提交的三份有徐某某签名的征收补偿款《领条》以证明政府已经征收了争议土地,笔迹完全是三种风格,代理人当时没有指出直到提起行政诉讼在一审开庭被告出示证据原件,代理进行质证后当庭要求对三份征收补偿款《领条》上徐某某的笔迹进行鉴定。经过法院委托司法鉴定,三份征收补偿款《领条》上都不是徐某某的本人笔迹,判决撤销罗甸县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及黔南州人民政府的复议决定。

案件点评因为在政府确权处理阶段及行政复议阶段,不像行政诉讼那样所有证据是公开的,并且要组织双方对相关证据的进行质证特别是上级政府有明显倾向袒护下级政府、极不公正的情况下,要合理利用举证规则,想办法如何固定证据。如果当时代理人政府确权处理阶段及行政复议阶段,就对三份征收补偿款《领条》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异议,等于是提醒了政府。万一政府耍赖在行政诉讼阶段就不出示证据原件,甚至说档案遗失,不能锁定证据,后面的鉴定都无法进行,将会使案件陷入僵局,给法院判决留下自由裁量的空间。

 

承办律师:莫书勇